1. <menuitem id="gasb6"><strong id="gasb6"></strong></menuitem>
            <track id="gasb6"></track>

          2. “雙碳”目標下 車企及電池廠商扎堆搶購鋰資源!

            編前:當前,全球汽車行業都在積極推進電動化轉型,伴隨動力電池原材料需求量大漲,不斷飆升的價格給產業鏈上的企業帶來巨大壓力,上游礦商賺得盆滿缽滿,而動力電池廠商及整車廠商紛紛“吐苦水”。面對原材料價格瘋漲和供應鏈的不確定性,主機廠和動力電池廠商正在全球加緊“掃礦”。

            惠譽解決方案咨詢機構近日發布一份報告稱,汽車制造商正在增加對電池上游原材料的投資和采購合同,以確保獲得足夠的鋰、鎳、鈷等材料,從而確保支撐各自的電動化轉型,并滿足各國政府設定的減碳、脫碳目標。在中國,寧德時代、比亞迪、贛鋒鋰業等一眾廠商也豪擲千金,鎖定礦產資源。

            有“鋰”走遍天下,無“鋰”寸步難行。這句“流行梗”雖然略顯夸張,但卻一語道破了鋰資源的受追捧程度。就電動汽車領域而言,與其他金屬相比,鋰的受關注度更高一些,目前車企及電池廠商的大部分資金都流向鋰礦。

            鋰價保持高位運行

            為何產業鏈扎堆搶購鋰資源?背后是“雙碳”目標下鋰資源的戰略地位及原材料成本壓力凸顯。

            當前,中國、歐洲、美國等全球主要市場都提出了長期的碳中和或溫室氣體減排目標,并大力推廣電動汽車。動力電池是電動汽車的核心,而鋰是組成動力電池的核心金屬元素,無論是三元電池,還是磷酸鐵鋰電池,抑或是代表著未來發展方向的固態電池,都離不開鋰。在電動汽車取代燃油車的進程中,誰掌握了鋰資源供應鏈,誰就有可能在未來汽車行業占據重要的一席之地。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全球鋰儲量靠前的是智利、澳大利亞、阿根廷、中國、美國等國。近兩年,全球電動汽車銷量大漲,引發了對動力電池的火熱需求,上游原材料價格也“水漲船高”,尤其是鋰。以碳酸鋰為例,2020年約為4萬多元/噸,自2021年以來一路暴漲,其中電池級碳酸鋰從2021年初的7.2萬元/噸持續上漲到如今的約48萬元/噸。中信證券、中國銀河證券等機構近日發布研報稱,預計鋰價全年將維持高位運行。

            原材料價格的暴漲,直接影響到了相關企業的盈利能力。在不久前召開的2022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自嘲是“給寧德時代打工”。寧德時代則稱,自己在盈利的邊緣掙扎。相比之下,上游鋰礦商們業績大好,例如,天齊鋰業預計其上半年凈利潤將為96億~116億元,同比增長超110倍;贛鋒鋰業預計,上半年凈利潤將為72億~90億元,同比增長4~5倍。

            上游原材料領域的巨大利潤正在吸引各路資本爭相入場,就連化工企業、房地產企業等也試圖從中分一杯羹,本身就在局中的電池廠商和汽車廠商更不必說了,無論是為了降低成本,還是為了順應行業發展大勢、保障原材料的供應,“搶礦”都勢在必行。

            車企不想被“卡脖子”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主機廠一般都是直接從電池廠商手中采購電池,并不太關注更上游的原材料問題?;葑u咨詢機構表示,在2021年之前,只有兩筆車企針對上游的直接投資。其中之一是2017年10月,長城汽車宣布收購澳大利亞鋰礦商皮爾巴拉礦業3.5%的股份;另一筆是2018年,與豐田汽車同屬豐田集團的豐田通商,收購了澳大利亞鋰礦開采公司Orocobre 15%的股份,成為其股東。

            不過,這一情況在2020年之后發生了改變。疫情暴發后上游礦商停產或減產帶來的產量下滑,疊加各國支持電動汽車發展帶來的需求猛增,使得鋰資源供應趨向緊張,坐不住的不只是電池廠商。“電池需求量大的整車廠商,也會關注資源,因為資源會卡電池的脖子,也相當于卡整車的脖子。”真鋰研究總裁墨柯告訴記者。

            根據惠譽的統計,從2021年初到2022年6月底,車企對電池上游原材料的投資已經達到21項,其中16項投資于鋰行業,這些投資包括直接入股礦業公司或礦業項目,以及獲得短期或長期的供應合同。這些參與投資的廠商包括寶馬、大眾集團、通用汽車、福特、Stellantis集團、特斯拉、雷諾、豐田、比亞迪等。

            以特斯拉為例,其正在瘋狂囤積鋰資源。在鋰鹽、鋰輝礦石方面,自2021年以來,特斯拉與四川雅化集團、贛鋒鋰業,以及澳大利亞的Core Lithium、Liontown Resource等鋰鹽和鋰礦企業簽署了為期3~5年的供貨協議,為其供應氫氧化鋰和鋰精礦。

            7月21日,福特發布了動力電池新增產能計劃,并宣布已簽署多份鋰供應合同,包括與澳大利亞礦商Liontown Resources就該國西部的鋰精礦供應達成協議;與澳大利亞礦商ioneer就碳酸鋰包銷達成協議;與美國礦商Compass Minerals簽署備忘錄,其位于美國猶他州大鹽湖的工廠將為福特提供需氫氧化鋰和碳酸鋰等。

            鋰礦爭奪戰白熱化

            與車企相比,電池廠商的危機感和緊迫性更強一些。寧德時代、比亞迪、LG新能源等一眾廠商競相出手買礦、采礦、鎖礦。今年1月13日,比亞迪中標智利礦業部的鋰礦開采合同,獲得總計8萬噸的鋰礦開采配額。不久前業內還傳言,比亞迪在非洲覓得6座鋰礦礦山。

            近年來,寧德時代先后入股北美鋰業(NAL)、加拿大Neo Lithium、澳大利亞皮爾巴拉礦業等公司;贛鋒鋰業也四處尋求收購,除了國內,還在阿根廷、澳大利亞、愛爾蘭等地購入鋰礦資源。例如,今年7月11日,贛鋒鋰業宣布擬收購阿根廷Lithea公司不超過100%股份,后者主要資產是位于阿根廷的兩個鋰鹽湖。贛鋒鋰業的阿根廷Mariana鹽湖項目也于今年5月30日舉行了開工儀式。贛鋒鋰業董事長李良彬表示,將繼續加大在阿根廷進行鋰礦資源布局的力度。

            各路資本的爭奪,也使得鋰礦市值直線攀升,對于加拿大千禧鋰業公司的競購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2021年7月,贛鋒鋰業宣布將以不超過3.53億加元(目前1加元約合5.24元人民幣)的價格并購千禧鋰業。兩個月后,千禧鋰業轉身接受了寧德時代3.768億加元的報價。事情到這里并沒有結束,2021年11月,美洲鋰業公司(LAC)以4.7億加元的價格“截胡”寧德時代,最終入手千禧鋰業。

            國內的一場鋰礦爭奪戰也引發市場廣泛關注。今年5月17日,成都興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雅江縣斯諾威礦業發展有限公司54.29%股權對外拍賣,起拍價約為335萬元,最終成交價超過20億元,溢價近600倍。業內對鋰資源的渴求由此可見一斑。

            2017年10月28日 長城汽車宣布收購澳大利亞礦商皮爾巴拉礦業3.5%的股份。

            2018年1月 豐田通商宣布收購澳大利亞礦商Orocobre 15%的股份。

            2018年3月14日 寧德時代通過加拿大時代持有北美鋰業(NAL)43.59%的股權。

            2019年9月 寧德時代收購澳大利亞皮爾巴拉礦業公司8.5%的股權。

            2020年9月 寧德時代認購超過1000萬股加拿大礦商Neo Lithium股份,占股8%。

            2020年12月29日 四川雅化集團宣布,與特斯拉簽訂了一份為期5年的電池級氫氧化鋰供貨合同。

            2021年3月30日 寶馬與美國礦商Livent簽訂2.85億歐元的鋰采購合同,后者將直接向寶馬的電池廠商提供鋰。

            2021年8月2日 雷諾與澳大利亞礦商Vulcan宣布,雙方已簽署了一項5年期鋰供應協議。

            2021年11月1日 贛鋒鋰業宣布,自2022年1月1日起至2024年12月31日,向特斯拉供應電池級氫氧化鋰。

            2021年11月29日 Stellantis集團宣布,與澳大利亞礦商Vulcan簽署了為期5年的電池級氫氧化鋰供貨協議。

            2022年1月 LG新能源與澳大利亞礦商Liontown Resource簽署5年期協議,將采購70萬噸鋰精礦。

            2022年2月 特斯拉與澳大利亞礦商Liontown Resource簽訂了一份為期5年的鋰精礦供應協議。

            2022年3月 特斯拉宣布與澳大利亞鋰礦商Core Lithium達成鋰精礦供貨協議。

            2022年4月 福特宣布與澳大利亞礦商Lake Resources達成鋰資源采購協議,后者將通過阿根廷的鋰礦項目向福特提供鋰。

            2022年6月24日 Stellantis集團宣布向Vulcan注資5000萬歐元,成為其第二大股東,并將此前達成的供貨協議期延長至10年。

            2022年6月29日 福特汽車宣布,與澳大利亞礦商Liontown Resource簽署5年期鋰精礦供應協議,并向后者提供3億澳元的融資。

            2022年6月29日 LG新能源與美國礦商Compass Minerals簽署7年期協議,自2025年起采購碳酸鋰和氫氧化鋰。

            2022年7月11日 贛鋒鋰業宣布擬收購阿根廷Lithea公司不超過100%股份,Lithea在阿根廷擁有兩個鋰鹽湖。

            2022年7月31日 豐田與松下的電池合資公司PPES宣布,與澳大利亞礦商ioneer達成協議,將從后者的美國鋰礦項目采購碳酸鋰。

            作為三元鋰電池的核心材料,鎳在提升電池能量密度方面有顯著的性能優勢,高鎳電池正在成為行業重要發展方向。無論是國內的寧德時代、國軒高科、孚能科技,還是國外的LG新能源、三星SDI、松下等,都在布局高鎳產品。全球主流中高端車型對高鎳電池青睞有加,例如奔馳EQS、奧迪Q4 e-tron、蔚來ET7、凱迪拉克LYRIQ等。

            受行業強勁需求推動,未來動力電池對鎳的需求也將迎來“井噴”。英國基準礦產情報公司預測稱,到2030年全球動力電池對鎳的需求量將從2020年的13.9萬噸飆升到140萬噸,占鎳總需求的30%。

            為此,特斯拉、寧德時代、LG新能源等車企和電池廠商都在極力搶奪鎳礦資源。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不止一次呼吁礦業公司加大鎳的開采,并稱愿意提供長期大單。2021年以來,特斯拉相繼與澳大利亞礦業巨頭必和必拓(BHP)、法屬新喀里多尼亞礦業公司Prony Resources、美國礦商Talon Metals、巴西礦業巨頭淡水河谷等多家礦業公司簽署了多份鎳精礦長期供貨協議。

            從地區來看,目前印尼、菲律賓和俄羅斯是世界上較大的鎳供應國,且近來俄烏沖突導致國際市場對俄鎳保持謹慎態度,企業普遍將目光轉向印尼。印尼是全球紅土鎳礦產量最大的國家,2020年初,印尼全面禁止鎳礦出口,因此,很多外資企業選擇在當地建廠。

            今年4月,寧德時代宣布,將在印尼與兩家印尼國有企業合作投資動力電池產業鏈項目,涵蓋紅土鎳礦開采、冶煉、前驅體、三元電池材料、電池回收等,其中寧德時代出資近40億美元;6月8日,LG新能源印尼鎳加工廠正式破土動工,將建設一座年產15萬噸硫酸鎳的冶煉廠;前不久,大眾集團首席采購官喬格·特馳曼在與印尼政府官員會面時透露,大眾集團有意在印尼建設一家鎳加工廠。

            惠譽表示,為確保動力電池材料的可靠供應,此類投資對企業而言越來越重要,而電池材料價格上漲使得這種投資變得更加關鍵?;葑u的金屬及礦業團隊預計,鎳價今年將保持高位。

            2021年7月22日 特斯拉與澳大利亞礦業巨頭必和必拓(BHP)宣布簽署鎳供應協議。

            2021年10月 初必和必拓宣布,已同意向豐田與松下的電池合資公司PPES供應鎳。

            2021年10月8日 雷諾與芬蘭Terrafame礦業公司簽署備忘錄,每年采購可生產15GWh電池的硫酸鎳。

            2021年10月13日 特斯拉與法屬新喀里多尼亞礦業公司Prony Resources簽署協議,將采購逾4.2萬噸鎳。

            2022年1月10日 特斯拉與美國礦商Talon Metals簽署了為期6年的7.5萬噸鎳供應合同。

            2022年4月 寧德時代宣布出資近40億美元,參與投建印尼動力電池產業鏈項目,其中涵蓋紅土鎳礦的開采冶煉。

            2022年5月6日 巴西礦業巨頭淡水河谷表示,已與特斯拉簽署了一項長期協議,將向特斯拉供應來自加拿大的鎳。

            2022年6月8日 LG新能源印尼鎳加工廠正式破土動工,將建設一座年產15萬噸硫酸鎳的冶煉廠。

            2021年12月 澳大利亞石墨廠商Syrah Resources宣布,已與特斯拉簽署一份為期4年的供應協議,為其提供石墨。

            2020年6月 特斯拉與礦業巨頭嘉能可達成鈷供應協議。

            2022年3月21日 大眾集團宣布與華友鈷業和青山集團成立兩家合資公司,分別位于印尼和中國,業務涵蓋鎳、鈷等。

            2022年4月12日 通用汽車與嘉能可達成了鈷供應的長期協議。

            2022年6月1日 雷諾與摩洛哥礦業公司Managem簽署了硫酸鈷的采購協議。

            2022年7月21日 洛陽鉬業將旗下KFM控股25%的股權轉讓給寧德時代,雙方將共同投資開發位于剛果(金)的KFM銅鈷礦項目。

            鈷是三元電池的重要原材料,被稱為正極材料中最昂貴的“一元”。國際鈷業協會(Cobalt Institute)不久前發布的《鈷市場報告》顯示,2021年全球電動汽車行業共消耗5.9萬噸鈷,占鈷總消耗量的34%,成為鈷的最大需求來源。數據顯示,2021年含鈷電池占到全球動力電池市場的74%。

            相較于鋰、鎳,鈷資源更為稀缺、珍貴,且高度集中在剛果(金)、澳大利亞、古巴等國,尤其是剛果(金)占到全球鈷儲量的一半左右。

            今年7月21日,洛陽鉬業正式將旗下KFM控股25%的股權轉讓給寧德時代旗下公司。按照協議,洛陽鉬業和寧德時代將共同投資開發位于剛果(金)的KFM銅鈷礦項目。據了解,KFM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高品位的待開發銅鈷礦之一。

            今年4月,通用汽車表示,已與總部位于瑞士的礦業巨頭嘉能可達成了鈷供應協議,用于其奧特能電池;此前嘉能可已與特斯拉和寶馬簽署了鈷供應協議。特斯拉不久前首次對外發布了電池供應鏈中所有直接供應商名單,為其提供鈷的還有華友鈷業、中偉新材料等;另外,今年3月,大眾集團宣布與華友鈷業和青山集團達成合作,將在印尼和中國組建合資企業,以確保鎳和鈷的供應;而法國雷諾集團于今年6月與摩洛哥礦業公司Managem達成了硫酸鈷的采購協議。

            高鎳低鈷,被視為未來三元鋰電池未來的發展趨勢。由于鈷相對稀缺,且價格波動更明顯,蜂巢能源、寧德時代、LG新能源、三星SDI等電池廠商也在研究無鈷電池。不過,至少在中短期內,電動汽車對于鈷的需求量依然呈逐步攀升態勢。國際鈷業協會預測,隨著汽車行業生產更多的電動汽車,到2026年全球鈷需求將從2021年的17.5萬噸增至32萬噸,其中一半用于電動汽車。

            石墨

            除了鋰、鎳、鈷等金屬外,還有一種對于動力電池非常關鍵但容易被忽略的礦產,那就是作為正極材料的石墨。隨著電動汽車行業快速發展,包括石墨在內的礦產需求快速增長。彭博新能源財經預計,到2030年,全球動力電池產業對于石墨的需求量將增長4倍。

            據悉,世界石墨儲量豐富,主要集中在土耳其、中國、巴西、莫桑比克、坦桑尼亞、印度等國。在生產方面,多年來,中國石墨產量一直穩居世界第一,遠高于其他國家。

            一些企業已經展開了相關布局。2021年12月,澳大利亞石墨廠商Syrah Resources透露,已與特斯拉簽署一份為期4年的供應協議,為其提供石墨。

            印度Tirupati石墨集團首席執行官波達爾稱,到2030年,石墨整體需求量預計將是目前全球產量的3倍,供需失衡必然會推動石墨的價格上漲。

            “目前,除了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基本上沒有加工石墨的能力。”北美錫蘭石墨公司首席執行官唐·巴克斯特在今年年初接受外媒采訪時表達了對于石墨供應的擔憂。其他國家也在努力改變這一局面,就在今年4月,作為特斯拉石墨供應商的Syrah Resources宣布獲得美國政府1.07億美元(目前1美元約合6.75元人民幣)貸款,用于擴建其位于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工廠。

            關鍵詞: 雙碳目標 電池廠商 動力電池廠商 全球搶礦

            來源: 中國汽車報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相關詞

            男人手伸进我内衣揉我胸

                    1. <menuitem id="gasb6"><strong id="gasb6"></strong></menuitem>
                      <track id="gasb6"></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