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item id="gasb6"><strong id="gasb6"></strong></menuitem>
            <track id="gasb6"></track>

          2. 絕味食品遭遇天花板困局 凈利潤增速乏力自家人都不看好

            12月12日,絕味食品發布公告稱,副總經理劉全勝及財務總監彭才剛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職務;同時,根據絕味食品公司發展需要,經總經理戴文軍提名,公司董事會提名委員會審核通過,將聘任王志華擔任公司財務總監職務。

            此次高層變動不禁令人聯想到絕味食品在11月底被爆的出財報披露研發費用存在差異一事。盡管絕味食品第一時間就發布公告稱,公司2017年年報中披露的研發費用與2018年財報中披露的上期研發費用不一致系“口徑差異”,但也引發不少投資人對公司財務披露態度是否嚴謹的質疑。

            《投資者網》就相關問題多次致電絕味食品,但始終未得到對方正面回應。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表示,“如果研發費用數據的差異并未引發監管方面的調查,沒有涉及到更深層次的一些問題,那么兩個副總經理級的人員離開不排除是絕味食品在前期的發展模式遇到了一定的瓶頸之后,為尋求業務模式更新的一個調整。”

            凈利潤增速乏力 四大股東競相減持

            縱觀絕味食品的發展歷程,2008年成立后,絕味食品于2017年在上交所上市。作為"鴨脖第一股",絕味食品在上市之后就備受資本市場的追捧。

            “以直營連鎖為引導、加盟連鎖為主體”的銷售模式使絕味食品迅速占領市場,成為鹵制品行業的領頭企業。截止2020年上半年,絕味食品共擁有門店12058家,煌上煌和周黑鴨分別擁有4152家和1367家。

            除了絕味食品高層人員辭職一事引發關注外,今年以來,絕味食品控股股東接連減持現象更是令人堪憂。

            8月31日,絕味食品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上海聚成企業發展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動人上?;酃ζ髽I發展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上海成廣企業發展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上海福博企業發展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計劃通過競價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以市場價格減持不超過3651.78萬股公司股份,減持比例不超過6%,減持原因為自身資金需求。按8月份公司股票中間價計,本次擬減持的股票市值近30億元。

            三季報數據更是顯示,絕味食品前四大股東合計減持超過1800萬股,若按80元的均價計算,前四大股東減持的金額高達14.4億。

            作為鹵制品行業的領頭企業,絕味食品控股股東為何接連減持?

            這一切似乎可以從絕味食品的逐年下降的凈利潤增幅中看出一些端倪。

            2020年半年報顯示,絕味食品營業收入為24.13億元,同比下降為3.08%,凈利潤為2.74億元,同比下跌30.78%。從絕味食品披露的三季報來看,2020年前三季度絕味食品營收為38.85億元,同比下降0.0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5.2億元,同比下降15.33%。

            事實上,絕味食品凈利潤下跌并不是今年才開始。

            數據顯示,2017-2019年,絕味食品營收增幅分別為17.59%、13.45%和18.41%,歸母凈利潤增幅分別為31.93%、27.69%和25.06%。與此同時,毛利率見頂也成為壓在絕味食品頭頂上的“天花板”,2017-2019年,絕味食品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35.79%、34.3%和33.95%。

            顯然,絕味食品在注意到了這一點。在現有已經飽和開店的經營狀態下,絕味食品有意通過投資并購等方式大力孵化新項目,打造“美食生態圈”。

            但目前來看,效果還未顯現。

            對此,沈萌表示,“股東此時減持,可能是其在股價相對高點選擇套現一部分。這些資金要么是用于個人用途,要么可能是為了配合公司體外的新業務孵化等,但這至少側面反映出絕味食品的轉型或升級的過程應該是很艱難,不會是一個“V“字形的反轉,而是“U”字形,甚至會更加的延長。因此,短期之內減持可能對于一部分股東來說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線上業務“叫座不叫好” 管理跨度難度加大

            在線下門店數量逐漸飽和的情況下,絕味食品也在積極尋求新的營收增長點。

            絕味食品在2019 年年報中表示,已積極推動線上業務發展。但目前來看,與線下門店營收相比,絕味食品的線上業務仍然遜色不少。

            披露數據顯示,2019年絕味食品線上收入為0.07億元,占比當年營收的0.14%,同比下降35.87%。同年,周黑鴨和煌上煌來自線上的收入分別為3.57億元和0.80億元。

            《投資者網》發現,絕味食品門店數量是周黑鴨的8倍,而天貓官方旗艦店的粉絲數卻只有周黑鴨的1/8。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線上線下一體化、線上與線下互融共通及互補短板是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但是食品安全這一塊不過關,消費者對于包裝類的肯定是不認可的。絕味食品只要繼續采用以加盟為主的模式,就避免不了這個難題,很難找到一個平衡點,可以預見管理的跨度和難度都非常大。”

            沈萌表示,“這可能更多和企業對于市場不同角度的判斷,以及企業在電商方面投入多少資源密切相關。如果對電商和互聯網運營這一塊并不是非常積極,投入的資源有限,那么受眾的粘性就會不足。顯然,誰在網上投入的資源多,誰的電商受眾基礎和潛在消費者基礎就會更大,粉絲量就會更多。”

            而對于絕味食品安全風險問題,沈萌表示,“在這種發展模式下,各加盟商的資質可能是參差不齊的,那么絕味食品在質量管控各方面肯定就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要規避這種風險,公司就要在發展速度以及質量管控方面取得一個平衡,就是說既不能為了提高速度降低食品安全標準,也要在保證食品安全的同時保持速度。企業應該制定出更加細致、更容易操作的食品安全管理及處罰的機制。只有機制更完善,才可能形成一個更好的循環模式。”

            新項目孵化陷入兩難 行業競爭日趨加劇

            如果說絕味食品在發展線上業務、管控食品安全上的舉措效果不彰,絕味食品在轉變新的發展模式、打造“美食生態圈”上的發力則可以算是顯而易見、謀略已久。

            絕味食品2020年半年報顯示,公司依托現有的供應鏈能力,以及開發和管控渠道的能力,通過自身力量和資本市場運作來。通過新項目孵化、投資并購等外延成長方式構建“美食生態圈”,致力成為“特色食品和輕餐飲的加速器”。

            事實上,自2017年上市起,絕味食品一直致力于“美食生態圈”的布局,不斷拓寬產品種類。通過新項目孵化、投資并購等方式,絕味食品已先后參股了精武鴨脖、和府撈面、幸福西餅等品牌。

            對此,沈萌表示,“對于絕味鴨脖來說,這也是一個兩難的選擇。一方面,堅持投資、孵化新的領域項目,直到這個項目足夠壯大,其中的不確定性風險和時間壓力是非常大的;另一方面,一旦這個項目不能快速產生比較理想的結果,是否放棄或者半途而廢,判斷公司是否能夠承受股價的波動,或者說是在股價波動過程當中,是否能夠說服投資者繼續支持公司的轉型,也是對絕味食品管理層的考驗。”

            目前來看,中國休閑鹵制品行業仍處于快速發展期,市場份額較為分散。在三家鹵制品龍頭中,2019年絕味食品占鹵制品市場的4.86%,周黑鴨占鹵制品市場的2.99%;煌上煌占鹵制品市場的1.99%。

            對投資者的建議,沈萌表示,“整個行業技術含量不高,沒有一家企業能夠行利用技術優勢形成份額優勢。如果說后續產生更多的行業內競爭,大家開始打價格戰,就會導致收益率的降低。雖然需求規模大,但是收益不見得能夠有多大的增長,這樣的話,股票上漲的空間就變得十分有限了。”(思維財經出品)

            來源:投資者網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男人手伸进我内衣揉我胸

                    1. <menuitem id="gasb6"><strong id="gasb6"></strong></menuitem>
                      <track id="gasb6"></track>